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胡杨风文学博客

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就平处坐,向宽处行!

 
 
 

日志

 
 

陪读——文武  

2009-12-13 20:03: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节 认 亲

  凤妮来到大街上,黄昏的阳光静静地洒在自己身上,她这才稍稍有了点头绪。凤妮细细看了看西天的太阳,万千高楼将它烘托的很是雄壮。凤妮感觉都市的风景就是漂亮,不像老家的太阳每天都是那么单调乏味,没有生机。难怪人们拼了老命也要挤进城市。凤妮在心里辨认了一下方向,边走边想着怎么找到房子。凤妮是一个不服输的女人,也是个讨人喜欢的女人。漂亮的外貌加上大胆活泼的性格,凤妮的聪明能干、极好人缘在镇上可是出了名的。现在,凤妮决定到老何那里去碰碰运气,中年男人的话让她对老何这个文化人充满了猜想,也激起了自己的好胜心理。凤妮对文化人总有种亲近,有种深深的尊重,文化人总给人安全感,给人博大神秘感。凤妮感觉文化越深的人越神秘,也越值得尊敬。

  凤妮好容易找到了中年人说的地方,但自己还是蛮胆怯的,见到好几个经过的老人,凤妮总是欲言又止,搞的人家总回头用疑惑的眼光打量她好久。毕竟,和人家素昧平生,而且人家是城里人,是文化人,但是为了女儿,凤妮豁出去了。凤妮鼓起勇气向一位从小区出来散步的老人问道,“大伯,您知道老何住哪里吗?”老人哈哈大笑起来,脸上堆满了慈祥,凤妮有些不知所措,但也不过分尴尬。老人说:“姑娘,姓何的多了去了,老的姓何的都叫老何啊,你找哪个?”凤妮这才想起了没有问清楚人家的名字,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但看着老人这么慈祥开朗,凤妮灵机一动,马上说:“大伯,我要找的老何就是去年才从市文化馆退休下来的,孩子都没在身边的,住房很宽敞的老何!”老人笑了笑,幽默地说:“姑娘,你算是找对人了,你要找的老何估计是我的朋友,在楼东头三楼301住。只是你是他什么人,连他名字都不知道?”凤妮不好意思地说:“我是他老家的侄媳妇,他不经常回家,所以我没记住他的名字。”老人哈哈大笑说,可以理解,我现在老家的年轻人差不多也都不认识了。凤妮感觉自己回答的还是挺巧妙的,道谢了老人转身想走,老人热情地说:“我带你到他楼下吧,反正我出来也就是溜溜。”面对老人的热情和蔼,凤妮不知道是该拒绝还是该感谢。老人看出了她的不自然,笑着说,我到楼下就不上去了。凤妮跟着老人,很快到了一栋七层楼的下面,天已经黑了,楼上都亮着灯,环境很安静。老人突然亮开洪亮的声音高喊:“老何,你老家里来人找!”凤妮感觉自己心就要跳出来了,血液直往脑子上涌。不知道那个老何看到自己这冒牌的亲戚会有什么反应,又会如何臭骂或者贬低自己,凤妮心里真的一点底也没有。一个小小的谎言将自己推上了目前的尴尬境地,凤妮后悔也来不及了,只好做了最坏的心理准备。顷刻,一个留着平头的男子从窗户探出头来,爽朗地笑着说:“老哥啊!上来坐啊!”老人道:“改天吧!你侄媳妇来找你,不知道路,我给你带来了,走了啊!”老人转身离开了。老何又是道谢又是招呼慢走的,让凤妮感觉悬着的心不再往上提了。老何热情招呼凤妮道:“快上来吧,我给你开门!”凤妮硬着头皮一步一步往楼上走,边走边想着怎么应付这尴尬局面,只是这三层楼的台阶太短太短,凤妮还没有想好就来到了老何门前。老何已经站在门口迎接自己了,凤妮首先看到的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光滑白净,堆满笑容;黑黑的头发根根抖擞,难怪留着平头啊,人就是精神儒雅!凤妮首先叫了一声“叔叔好!”,但声音不是很洪亮的那种,显得底气不足。老何热情地招呼凤妮换鞋子,并招呼着倒水让座,这让凤妮悬着的心稍稍松了一些。可能是朋友领来的缘故吧,老何都没有顾上审视自己,这让凤妮瞬间又对那位慈祥热情的老人充满了感激。凤妮局促不安地坐在沙发的一角,趁着老何忙碌的时候抬头审视了一下屋内的情况,四个卧室,一个小屋,小屋里面堆满了书;客厅里装修的简单大方,还有很多字画悬挂着,气派极了。凤妮心里感叹有知识的人就是不一般,这屋子给人的感觉不是用钱能买到的。凤妮羡慕极了,心里想着要是丫头能在这里住着该多好啊,这么多书,这么舒适的条件,这么安静的环境,最主要的是这么有学问的老何,绝非一般人能遇上的啊。凤妮正出神的时候,老何已经将茶水递了上来,这让凤妮很是受宠若惊,嘴里只好一句接一句地“谢谢叔叔!”老何热情地问:“吃饭了吗?”凤妮忙答应说:“吃过了,谢谢叔叔!”老何这才坐下来,仔细打量着凤妮,似乎在想着什么。凤妮想老何肯定在猜测自己的身份了,想坦白有不好意思,所以有些脸红。老何认为是自己的目光让凤妮不自然了,也有些脸红起来,只好委婉地说:“坐车挺累的吧,从老家上来这么远!”凤妮不好怎么回答,只好说还可以。老何小心翼翼地说:“都怪我工作忙,好久都没有回老家了,你看我连老家的好多人都不记得了!真是不好意思……”

 凤妮的脸瞬间更红了,看来坦白的时候到了,凤妮只好放开胆子说:“叔叔,真是对不住您,实话告诉您吧,我是郧县谭山的,以前根本不认识叔叔您,为了找个住的地方,所以才说您是我叔叔……”凤妮感觉自己声音小地好像连自己都听不清楚,头也不敢抬,目光只好盯着光滑发亮的地板,凤妮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在里面微微晃动。老何看着凤妮的难堪的样子,心理有些不安,马上善意地笑了笑说:“没问题,没问题,房间多的是,只要你不嫌弃,放心住吧.”凤妮想道出来的目的,但又觉得不怎么合适,只好欲言又止。老何看着凤妮的样子,只是一劲儿地安慰道:“没什么,现在社会是有些乱,一个女同志外出是应该小心些。住外面宾馆不三不四的人也多,还是家里面安全些!”凤妮见老何这么说,感动地更是不行,只是一个劲地道谢叔叔。老何看着凤妮的局促不安稍稍缓解了些,就进一步聊起了凤妮的老家。老何告诉凤妮说:“虽然我不是谭山人,但是我在那里住过队。我知道那是一个严重缺水的地方,老百姓都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挑水吃,人们挑水时候都要在水桶里面撒上些麦糠,一是防止水撒,一是免得路人有人要水喝自己不好拒绝。而且人们利用水真是比油还要珍贵啊,第一遍洗脸,接着洗脚,但是不能倒,等着喂猪时候用,像你们那里的老百姓对水的珍惜程度可以上联合国教科书了,哈哈!”凤妮被说得很不好意思,也跟着笑了起来,没想到老何对自己老家的了解这么透!接着老何还告诉凤妮曾经发生在当时的一件轰动一时的因水自杀案件:说是一个姑娘赶早出去挑水,好容易到了门前,脚被绊了一下摔倒了,水全部撒了,心里很是难过。父亲一直埋怨她不小心,姑娘很是伤心,又费力去挑,一来回半天就这样过去了。姑娘晚上想想很是伤心,为自己住在这么个极度贫穷干旱的地方,为委屈的内心,竟然上吊自杀了!老何边讲边啧啧地惋惜惊叹。凤妮这才插话道:“叔叔对我们老家真是熟悉啊!不过我们现在每家每户都有屋檐井,吃水不惆怅了!”老何听到屋檐井这个词眼,很是感兴趣,于是凤妮便告诉老何,就是每家每户在自己的屋檐下,用塑料纸或者铝槽将雨水接起来,贮存在自家院子内的大池中,澄清后供人畜饮用。老何好奇地追问道:“就你们那里的山净是石头,打出一口井需要多少时间啊我的天!”凤妮又将老家受到了世界银行的无息贷款、各个地方的扶贫救助,政府给每家每户拨款修建了水泥大井窖、还修了过滤的池子等等告诉了老何,老何听得高兴极了。凤妮想乘此机会向老何提出租房的事情,但还是怕太贸然,于是凤妮详细地介绍了老家的变化,介绍了老家的米黄玉远销东南亚,介绍了农村的楼房,介绍了如今农民的生活,介绍了新农村建设,村村通、小康村等等,老何听得认真开心,脸上的微笑也变成了大笑。凤妮心里装着事情,始终放不开。

  终于,老何问到了凤妮此次来城里的目的,凤妮心里高兴极了,但又不敢表露,只是面露难色地说:“哎呀,叔叔说出了怕您笑话!”老何忙说:“没什么的,我们半个老乡嘛!”凤妮笑了,趁机将自己孩子的情况告诉了老何,并将自己希望在老何这里租住一段时间的想法直接表达了出来,声音近乎哀求地请老何一定帮帮忙。女人的情感总是丰富地,说到女儿,凤妮的眼眶红红的,脸上也有些难过和担忧的神情。这让老何心里颇不得劲,但也没有明确表态行还是不行。凤妮看老何是一个善良的人,也是个热情的人。于是便将自己的过去告诉了老何,并强调,自己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唯一的女儿身上了,包括自己没能完成的大学梦。老何被感染了,于是答应了凤妮的要求。凤妮的心别提多高兴了,一句一个叔叔地谢个不停。从凤妮眼角的热泪看出她这次是真的被感动了。老何给凤妮反复交待了些注意的事项,并反复强调钱是不要的,但是一定要遵守小区的制度,尊重老何的生活习惯和规律。凤妮请老何一百个放心,并答应一定不辜负老何的大恩大德,将来自己和丫头一并报答老何。老何笑着说自己帮别人了很多忙,都不求什么报答的,如果那样是生意人的投资而不是帮忙了。这些话又将凤妮感动地一塌糊涂,对老何这位文化人更是敬仰不已。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