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胡杨风文学博客

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就平处坐,向宽处行!

 
 
 

日志

 
 

理想与人生   

2009-07-16 14:42: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漠胡杨风    发表于2009年06月10日 20:37 阅读(13) 评论(5) 分类: 个人日记 权限: 公开

 老是想起04年普通话升级考试时候自己口语表达时谈的“我的理想”话题,当时我给自己的人生理想定位为四件大事今生一定要完成:第一,要到长城,中国有句古话叫“不到长城非好汉”,虽然我不把自己归总于好汉之列,但是作为一个中国人,如果不登上长城看看,圆一下民族的情结,总是愧对祖先;第二是要到大海边上,去体味大海的阔大浩瀚。一个从大山深出走出来的孩子,总感觉自己很肤浅,封闭,甚至保守愚昧,教孩子们学习了诗歌《山那边》后,看大海的欲望与日俱增,大海成了我梦想的天堂,成了人生追求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最最重要的是我要冲出山民的怪圈;第三是要到草原去寻觅古诗中的“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雄阔渺远,那么首先想到的就是去青藏高原,君不见电视镜头里那些藏民们一步三叩首,三步一膜拜地朝往圣地时候的虔诚,他们眼中的那份明澈,那份执着,让你心灵瞬间被软化,瞬间被启迪,活着是为了什麽,答案写在藏民的心里;第四是要到东部苏杭一带,去梦游江南水乡,去寻找丁香一样的姑娘,去让西湖的灵气滋润自己干枯的生命,去寻觅一份人生的惬意,寻觅一份心灵的闲适……

  四大理想可以说涵盖了整个中国,从首都北京,到天涯海角,从青藏高原,到苏杭天堂,浪漫的如诗人般的人生,连自己都被感动了,也暗暗笑自己有点痴。可人生真的很奇妙,往往是您在笑过自己后,又不得不佩服自己起来。这可能就是人生最大的谜团,也是人生充满诱惑的地方。就在我演讲完毕的第二年,我和同事便在送走高三毕业班的一周后,踏上了到海南的旅途,并且和妻子女儿一起,第一次在蓝天遨游,双飞海南。海岛的迷人风光让我今生无悔:头顶蔚蓝的高天,面对无垠的波涛汹涌的大海,清风,白云,椰树,贝壳,沙滩,人群……梦一样的世界,画一样的遐思。三岁多的女儿和我小时候一样的胆小,一样的多愁善感。她对滔天巨浪的第一反应是别被大海吞噬,因此哭着喊着要我只能在沙滩上玩沙,别到水边,更不能下水。虽然女儿的泪水让我不能和大海亲密交融,但是我在父爱的大海中收获了一份最珍贵的东西,有哪一个负责人的父亲会残忍的伤害孩子的童心,让魅力无穷的大海成为孩子心灵阴影的凶手哪。这一次,我骄傲的带领我的妻女,将自己的足迹留在了天涯海角的沙滩上,尽管它瞬间便被如梭的人群掩盖,或被浪头轻轻抹去,但记忆的天空里却永远留下了我们这平凡的家庭瞬间的幸福。

   就在我还没从记忆的大海走出时,07年夏天,我带领自己的一个学生和6岁的女儿,又踏上了西去的列车。因为我辅导的学生喜获全国作文大赛一等奖,颁奖典礼定在了青海湖畔的北海镇,因此,我人生的第二个梦想很快便得以实现。从古朴深沉的西安古都,到黄河岸边的西部重镇兰州,最后终于到了有西部“夏之都”美誉的西宁。渐行渐低的气温并没有降低我对西部圣地的期待,荞麦和着油菜花香味扑面而来,耸入云霄的铁山静静的屹立于高原的肩上,天空深邃而幽蓝,稀稀疏疏的村落零星的点缀在高原上,一股不可名状的感觉涌上心头。女儿对过往的藏民充满了好奇,她的眼中竟然有了一份与她年龄极不相称的肃静。此刻,我很想我的家,很想我的父母家人,和因为工作没能同来的妻子来。我见到了草原,见到了牦牛,见到了神秘的青海湖,但我却没了兴奋,没了激情。苍凉笼罩在我心上,生命的悲壮感不可抑制的爬上来了。我从没有这么脆弱过,也从没有这么深沉过。我置身在世界的屋脊,却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我成了草原上一只迷途的羔羊,静静的等侯上帝的召唤。高原稀薄的氧气让我窒息,女儿笑我说没她身体好,她都没高原反应,我无语。只有对生命有着更深体验的人,此刻才明白语言的苍白。高处真的很危险,脆弱孤独的生命远远不能承载这高原的一丝一毫之重,不能忍受这料峭的高原之风。此刻,我明白了藏民,他们以自己独特的方式,诠释着生命的意义,这个谜团一如他们脸上的高原红一样,淡淡的,耐读。三天之后,我匆匆的逃离了。从此不敢轻言生命,不敢奢望再踏上西部。第二个梦想成了我生命之痛。荣誉是什么,人是什么,情是什么,至今仍然不解,皈依一词去紧紧揪着我的生命不放起来。

   08年夏天,我带领8岁的女儿和妻子,登上了长城。女儿这次胆子大了些,力气增了点,但依然没能到达好汉坡的顶峰。陡峭的台阶,湿滑的青苔,成了不同肤色不同年龄的密集挑战者退却的最后借口。我也退下了,在第二个台上,一方面是想给自己今后留下一点希望,更重要的是我真的害怕高处。北京是一个貌似开放骨子里却极度保守的城市,如同那雄伟庄严的宫殿,入住的只是少数,没根的满大街都是。好汉是什么标准呢,估计没人敢断言自己是权威。天安门广场阔达无比,能在上面留下自己肖像的也仅仅毛老一人,颐和园优雅气派,初衷也只为一人而建,谁是英雄,历史又总在不断的塑造和瓦解着英雄,活在北京,一个字,累!在首都餐馆老板严酷变态的饭菜鞭笞下,我们退回西安,兵马俑的神奇,华山的险峻,延安的火红,虽然各具魅力,但只能是我理想的点缀而已。我也曾在华山的半山崖绝望过,也曾在秦王的墓山澎湃过,但高原的禅音总挥之不去。我很需要清醒的认识自己,认识人生,可是理想总让我迷惘。四年完成了我原本确定的一生应完成的四件大事中的三件,我不知道自己应该高兴还是悲哀了……

   江南的梦,该远离,还是走来?江南那位拯救我灵魂的亲爱的老人,是否还能用您盛满小米的簸箕,送我渡过今后的海……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