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胡杨风文学博客

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就平处坐,向宽处行!

 
 
 

日志

 
 

母爱的佛光  

2009-07-16 15:12: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爱的佛光(2007-06-10 19:34:04)

 母爱的佛光

                                              王国伟

    母爱,不就是那涓涓流水,在你不知不觉间,淌过你的一生一世。终于有一天,你会在不经意间发现这细细的流水竟蓄满了汪洋大海,这时你所感到的不会仅仅是惊讶,还会泪流满面… …        

-------------题记

   那天,我习惯地打开门,叫了声“妈”时,屋里却没象往常一样传来应答声,正纳闷母亲哪里去了,屋后的阳台却传来一阵嘀咕声,谁呢?我轻手轻脚走过去,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只见70多岁的老母亲戴着她那副老花镜,正吃力地蹲在地上,用粉笔在面前一下一下的画道道,边画边叨咕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看着他那专注的样子,我不知道她是怎么了,但绝对不是随便画着玩的,更不是所谓的老年痴呆,她的头脑比我还清醒。她如此专注,以至我站在她身后半天都没发觉。尤其她面前的白色小线更是奇特,不仅面前有,背后左右都有,这些密密麻麻的小线围成一个圈,将母亲团团包围着。“妈,干啥呢?”我忍不住问。母亲显然吃了一惊,而后生气地说:“别答茬!”哦!我忘了她最烦在算帐时别人打岔了,因为她没进过学堂,算帐水平是在平时卖菜时候积累的,十分有限,她算帐的技巧更不是我们年轻人能理解的。母亲究竟怎么了?

我抑制着好奇,静静地站在那里,欣赏着母亲的一举一动。她在自言自语中画够了道道,“一百一十对”,母亲似乎舒了口气,眉头稍有舒展。“干啥哪,妈?”我仍然忍不住问。“不说了吗,别打岔!”母亲依然愠怒。只见她又转过身,从后面开始,在三个道道下面画一个横线,每三个下面画一个横线,如此反复地小心翼翼地操作开来。看着母亲这么长时间地蹲在地上重复这单调而原始的计算,我真是心疼而有无奈,我简直不忍心看但又不能视而不见!我的心被揪的紧紧的,而母亲依然念念有词,“三个加一对,三个加一对… …”如果不是她那双手不停地移动比画,我真以为她中了魔咒。我打量着母亲,看着她稀疏的白发,满脸的皱纹,佝偻的脊背,朴素的衣着,心里忽然莫名的涌起一股被人掏空的感觉。这就是昨天还在爽朗的说笑的母亲吗,这就是昨天还在用粗糙有力的手指敲打我脑壳的母亲吗,这就是昨天还要我该怎么怎么做,今天却用征求的眼光望着我的母亲吗,从昨天的乳香到今天的一切,仿佛都是瞬间啊!在母亲的自语中,我也走进了母亲魔幻式的世界了,童年的歌谣,门前的老井,灶边烤红薯的香气,母亲的声声呼唤,一切都清晰可见起来… …

“好了,对住了!”母亲兴奋的叫了起来,脸上挂着单纯而灿烂的笑。我倒是有点猝不及防起来,见母亲踉跄的往起站,几乎要倒下,我才猛然醒悟,忙去搀扶。

  “妈,你究竟在干什么啊?”我生气的问,“看你蹲了多久!”

“不是给你织毛衣吗,我今天特意到街上学了一个新花样,这不是刚回来给你算起针和分针吗,好了,现在一切都算好了,你等着过年穿新毛衣吧!”母亲骄傲的说。

什么,织毛衣?天那,就为一件毛衣… …我的眼眶湿润了。想想平时母亲织毛衣时候,她总是织了拆,拆了织,如此反复,有时候都快好了又三下两下拆了,我一直搞不明白母亲,总是埋怨她浪费时间。再说不就是一点小问题吗,有必要拆了吗,有那工夫两件不就织好了?可是母亲自有她的理论,说是好看,我一直认为是她挑剔,母亲也不让我管她的闲事。现在看到母亲蹲在地上的情景,我终于明白了织一件衣服对母亲的分量了。

对一个数学水平欠缺而又力求完美的母亲来说,我身上的每件衣服,难道不就是她的心血的结晶吗?以前看到有人把毛衣称作“爱心之网”,我笑别人多情,如今,我体会到了母亲的青春年华是如何在一针一线中侵蚀掉的,也看到了自己的浅薄无知,心里无比的沉重起来。而母亲还在兴致勃勃地说着要力争织够一百件毛衣,活她一百岁!我无语,只能在心底默默祝愿她健康长寿,那才是我们的财富啊!

  人们常说母爱如佛,我看着母亲蹲过的地上那一道一道的小白线,心里暖暖的,却又酸酸的,那不就是母爱的佛光吗,世界上有哪一种光能和它媲美,又有哪种光能穿越时空,让无数儿女为之魂牵梦萦啊!

母爱,不就是那涓涓流水,在你不知不觉间,淌过你的一生一世。终于有一天,你会在不经意间发现这细细的流水竟蓄满了汪洋大海,这时你所感到的不会仅仅是惊讶,还会泪流满面.蹲着画道道的老娘啊,您是我人生最美的风景.正如诗人所说,每当想到您,我的笔总跪着爬行…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