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胡杨风文学博客

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就平处坐,向宽处行!

 
 
 

日志

 
 

一个人的旅程  

2009-08-21 00:11: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没想过自己一个人能连续半个月坐在火车上从祖国的南端一直行进到北端,然后又马不停蹄地从北端走到南端。如果不是为了生计,听起来倒是很浪漫的旅程。曾经在前面的博文里面说过,今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到江南小镇去,一个人静静的行走在长满青苔的石板桥上,抑或脚步轻叩蓝瓦白墙流水缓缓淌过的小巷,寻觅一份悠远古朴的江南诗意,欣赏老人品茶,细听轻柔低喃的吴语曲调。可尽管我如此的痴情于江南的美,如此坚韧地行进在东部中国,但我依然没能如愿,匆匆而过的一个又一个美丽的城市,让我感觉城市是谜,人生是谜,万事万物都似谜一样的引人入胜。

   8月1日,当我从十堰火车站出发,到达武昌时候,我就像一条开足了马达的船儿,梦想多多。同学相遇,自有说不完的话题,仅仅一个多月没见,大家都有点恍若隔世般了。休息一晚后,2号下午3点便乘车到温州,一直到3号下午2点才到达永嘉县。真的印证了火车上那位叔叔的话了,“温州人都是东方的犹太人,精于理财,但是骨子里遭人歧视”,我看到满大街飞跑的人力车夫,感觉很是吃惊,这么出名的城市里,竟然有如此奇特的风景,不知是不是属于精于理财的一种。永嘉小县城真的令人失望,蜗居在一个小小的山沟里,四面被山严严实实包围着,让人透不过气来。我飞快逃离了这个压抑的城市,即便给再多的票票,没了好心情,一切都枉然。立马转身回到车站,买了去上海的车票,虽然是站票,但我感觉比困居在这里要好些。经过12个小时的颠簸,第二天早上7点终于站到了上海。侄儿带着一双惺忪的睡眼到车站接我,他内心的惊喜我可以感觉出来。在这个遥远的城市,遇到自己的亲人实属不易,侄儿作为一个小小的打工仔,尽最大的努力招待我。看着侄儿所租的小屋,潮气极大,屋子极小,心里颇有感慨。他的每一分钱都来的不容易啊。再看清晨排着队到公厕倒洗马桶的打工妹们,完全没了在家时的风光气质,简直和夏衍的《包身工》里描写的一模一样,几十年过去了,他们的地位也许有些改观,但内心的孤独又有什么区别呢?第二天,侄儿带我到上海外滩看东方明珠塔,可惜为了世博会,外滩禁止通行,我没见到黄浦江的样子,也没见到外滩的一草一木,只见到那个塔高高的伫立在那里,仿佛告诉过往的游子,这里是王者天下,金钱不是万能的,但金钱是最最重要的,它就像塔跟一样支撑着你的身份和地位。我和侄儿返回到上海博物馆看了一下,感觉并没什么奇特的东西,就匆匆到车站了。19点30分,我踏上了到北京的火车,所幸这次有了位置,十几个小时的火车显得并不漫长了。对于北京,感觉并不怎么好,首都对一个漂泊的游子来说,骄傲和神圣都没了,只有逼人的威严和拒人千里的冷静。好容易找到了那个学校,但是并没有见到我要找的那个刘老师,门卫热情而委婉的拒绝正是首都人民形象的代表。找一个立足之所是当务之急,但是找遍了四环路的大街小巷,都没有小老百姓能安息的地方,鼓足勇气下定决心慷慨的迈进一家正在装修的宾馆,服务小姐温柔甜美的声音的确醉人,但一晚上打完折986元的住宿费却让我落荒而逃,北京人真是有钱,这么个破地方住宿竟然如此高,首都啊,此刻我该爱您还是恨您哪?时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过去了,我还是给同学电话吧,本来不想麻烦人家的,此刻总不至于流浪街头吧。电话过去了,同学说早已经给我找了个旅馆,一晚上就120元,让我过去,并且告诉我公交车路线。考虑到明天的办事状况,我准备做最后的努力。公用电话的老板可能听出了我的河南口音,热心告诉我一个可以廉价住宿的地方,我正在高兴他乡遇到老乡时,北京的暴雨却给我了个下马威,雷声超级响,雨点超级大,我真奇怪北京怎么会缺少水。在老板的小屋呆了一个多小时后,雨终于停了,我顺着指点的方向,终于在一个小区的地下室里找到了一个栖身之所,里面没有光线,也没有什么顾客,只有嗡嗡的什么机器声,手机没有信号,我到附近的网吧逛逛,顺便给北京的一个网友郭叔叔留了言。没想到回到地下室,手机就响了,原来是郭叔叔打来的,我那个高兴劲不亚于见了胡书记,由于信号不好,我到一个电话亭给叔叔打过去,师徒二人高兴地聊了聊,心情好多了。叔叔鼓励我大胆地去学校闯闯,要充分相信自己,我很感动。说实话,我现在缺乏的并不是勇气、能力和自信,仅仅是机会而已。第二天八点,我来到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的大门,门卫依然拒绝我入内,看着大门外很多被拒绝的人,我感觉北京人就是北京人,牛啊。折腾了近两个小时,那个刘老师终于出来接我了。我们谈了十分钟左右,客气的分手了,我明白进京不是那么容易,需要参加国家统一分配的硕士才行,如果当一个打工的,必须有好的心态才行。估计我不会有这么好的心态,所以,我就买了到青岛的火车票,晚上20点30分才走。于是,下午我便坐在公交车上随意流荡,来到颐和园大门口,真希望能亲自拜访一下郭叔叔的,可惜他老人家的手机一直都没开,最后遗憾的离开了,恼人的是天空又下起了雨。回到车站,本来打算见同学一面大家一起吃饭的,可是天空不作美,于是我告诉她就不去麻烦她了。在北京西站的广场上玩了很久,突然想到应该买个电话卡,于是就立马行动,我第一个电话究竟打给谁呢?最后我还是选择了河南的张叔叔,他给我的鼓励和教诲最大,我应该向他老人家问好并报告一声平安。师母接到电话很是好奇,我说出自己是谁后,马上就传来叔叔充满磁性的刚劲有力的声音,简短的交流后,我给老婆打个电话,老婆很是吃惊,问我有什么好事了想起给她电话,看来我是不够关心家人的啊,但为了工作,我都被异化了一样,在异乡的城市,我感到了来自黑夜的压力,暗夜总让我们想到家乡,想到亲人。我不想多想这些扯自己后腿的东西,匆匆进入火车站候车室,百无聊赖中,一个从农村来的叔叔过来问我火车的事,我告诉他后,两人就攀谈起来,尽管火车晚点,但我没感觉出时间过的特别慢。车终于来了,原来是杭州发往青岛的,经过了近20个小时的行程,我终于来到了青岛这个美丽的海滨城市。因为顾着赶路,所以没机会参观,经过一番打探,总算找到了去莱西的车站,在出租车上,我看到了北方的大海,完全没有我想象中的美丽,昏黄的水面,昏黄的天空,如织的人流,可能是心情不同,总之和海南比差远了。又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颠簸,我来到了目的地,莱西市委党校,美丽的校园加上平坦而且开阔的一路风景,我爱上了这里了。我都没做什么准备,洗了把脸,饭也没顾上吃,就去见董事长了,陆校长(董事长)客气地给我介绍了一下情况,就带领我都一个办公室选课开讲。《张衡传》湖北的教材并没有,所以我还是小心仔细地看了一遍,不一会儿,一个美女送来了一块西瓜,我感觉校长还是蛮人性化的领导,又一会儿,一个副校长进来了,说准备好后就进去试讲,我估计是委婉提示,尽管只备课了二十多分钟,我就大胆的走进了教室,打眼一看,全是老者,只在一个角落里有个40左右的男子。看来这些都是领导和专家级别的人了。其中中间一位气度不凡的老人说要我简单介绍自己一下,因为我还没做精彩的介绍自己的准备,所以就从王国维的人生三境界入手,谈开了,加上没有学生参与,而又要讲地像平时的课堂,所以我就尽量展现平时的样子,可能我真是有点疲惫了,背诵句子都没有平时流利了,尽量给自己激情,总算讲完了。我感觉自己讲的还是蛮大气的,尽管不完美,但水平出来了,对象照顾了。校长又亲切地和我谈了谈,这时候我发现展板上竟然有很多名师,最吃惊的是我也在其中,我想,我这一年属于这里了,除非我不愿意,否则谁敢侵犯用我“丑陋的肖像”权?校长要我到校园走走看看,我实在没力气了,加上要赶火车到南方,就匆匆和校长告别了。校长派车送我们两个老师到车站,并嘱咐我好好到青岛看看,这里很美丽的,我感觉校长人确实不错,给这样的领导效力也算是值得的。来到青岛火车站,已经没有到外地的车了,只好住下来。没想到暑假来青岛旅游的人如此之多,旅馆处处饱满,好容易找个地方住下,已经22点了,近距离看海估计不行了,走进网吧,留下点纪念,给叔叔的博客写点东西,一晃就23点了。回到旅馆,一觉睡到早晨7点,我的车是8点的,匆匆吃点东西,就踏上了南下广州的火车。没想到这列火车的线路绕了这么大个弯子,先北上,再西去,然后才南下,到达广州整整30个小时,我都成以火车为家的人了。到了三哥家,等于到家了,可以吃上好饭睡上好觉了,心情也好了。干爹给我做好了饭,我满满干了两大碗。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感觉自己又黑又瘦,闯天下真的不容易啊。俞斌叔叔说过,文武就是能文能武,武就包括闯天下,开始并不理解,现在有感触了,闯真的需要勇气信心能力的呢。在广州休息了三天,我决定去深圳看看,上次五一来时到了东莞而没去深圳多少有点遗憾,这次不能错过了。于是马上给外甥电话,告诉他我要去他那里看看,外甥高兴的答应明天到车站接我。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到了深圳福永镇,外甥几天没见面,旧车换新了,人车都在我身边我都没认出来。想想外甥参加工作仅仅三年,如今有了车,还在深圳买了首付房子,我混了10年,连个什么都没有,自己应该给后半生重新规划了,否则后悔晚矣。我们两个一路开着车子从市区转到“世界之窗”,又到了与香港一海相隔的红树林公园,我感觉差别是太大了。闯荡天下应该没有错的,关键就是要听仲三叔叔说的“骑驴找马”。第二天,返回广州,买了17日回十堰的票。三哥听说我要回家了,周日就带上全家和我一起来到世界有名的长隆水上公园尽情玩耍。我以前胆子特小,自从上了华山后就感觉没什么比把自己悬在华山半空中更恐怖悲凉的了,所以在巨碗兽、大喇叭等超级刺激的挑战性玩耍中,我丝毫没了恐惧。实际我感觉人生也是这样,很多困难都是看着难,勇敢地投入了,也就是那么回事了。观望只能是增加困难的想象力,对解决问题没有丝毫的帮助。8月17日,我乘车回到了十堰,从出发到返回整整18天。与其说是一个人的旅程不如说是流浪江湖,但这次旅程确实让我收获了很多很多。我真切的感受到,人生是要规划的,什么事情光想不做是永远不行的,路也是自己一步步走出来的,长者给你智慧和勇气,迈开双脚只能靠自己。8月25日,我将再一次的启程,去探索一条新的道路,尽管它很崎岖,但我选择了,就不应该后悔,人生应该是单程的,没有机会给你空想,也没时间供你抱怨。

 想起了一句名言,人能走多远,这话不能问双脚应该问意志;人能攀多高,这话不应该问双手应问理想。说的真好,我要扬帆,去搏击大浪,虽然我船小,可同样满载力量和目标……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