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胡杨风文学博客

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就平处坐,向宽处行!

 
 
 

日志

 
 

社会黑暗愈加显示道德和智慧的力量  

2009-09-19 06:39: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18·6 长沮、桀溺耦而耕(1)。孔子过之,使子路问津焉(2)。长沮曰:“夫执舆者为谁?”子路曰:“为孔丘。”曰:“是鲁孔丘与?”曰:“是也。”曰:“是知津矣。”问于桀溺。桀溺曰:“子为谁?”曰:“为仲由。”曰:“是孔丘之徒与?”对曰:“然。”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谁以易之(3)?且而与其从辟人之士也(4),岂若从辟世之士哉(5)?”耰而不辍。子路行以告(6)。

 

夫子怃然曰:“鸟兽不可与同群(7),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8)?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9)。”

 

解:

长沮、桀溺两个隐士在一起合作耕种于田间。恰逢孔子路行于此遇河寻渡看见了他们,孔子就让子路前来寻问渡口所在。长沮看到远处的孔子一行人,问子路:“你赶的车上坐着的是谁呀?”子路回答:“是我的老师孔丘”。长沮又问:“就是那个鲁国的孔丘嘛?”子路加答:“是的。”长沮嘴角带着讥笑对子路说:“他不是很有智慧的嘛?他应该知道渡口在哪里呀。”子路一听这话,话风不太对呀,所以就转过身来向桀溺寻问,桀溺反问他:“车上的是孔丘,那你又是谁呀?”,子路回答:“我叫仲由。”桀溺问:“是孔丘的学生嘛?”子路回答:“是的。”桀溺说:“现在黑暗的天下,就象湖海一样横流滔滔,并无可以让人安居的陆地,也没有什么河道渡口,你觉得哪?你觉得这个人欲泛滥的社会还有人能够把它治理好了吗?所以在我看来,你与其跟着这个与所有人都不同的孔丘学习安净天下,还不如学我一样做个隐士自净自安。”说完这话不再答理子路,桀溺就走了回去接着做他的农活去了。孔子只好回来把上面的对话讲给了孔子。

 

孔子听完子路的叙述后伤感地对身边的人说:“时代确实是冷酷,社会确实是愚昧,这是事实。但是这就是我们逃避社会责任的借口嘛?是不是因为社会愚昧我们就解构了这个社会?是不是因为时代冷酷人们就能够放弃社会福利而回归于自然?不错,时代是冷酷,但是时代的黑暗也正是我们显示道德温暖的最需要的时候呀!不错,社会是愚昧,但是正是因为社会愚昧人类才崇尚理性智慧的呀,如果在社会愚昧时代冷酷的时候道德不能显示他的温暖智慧不能高扬它的光明,那么智慧和道德又有什么价值可以让我们去追求于它们?他们说的不错,他们看的很清楚,时代确实黑暗,社会确实愚昧,但是面对这样的现实,真正的智慧者应该做的不是隐居自安,而是挺身而出,道路不平我来铲,天下无道我来开!!!我的现实认识和他们没有不同,我和他们的不同是选择了面对现实而不是逃避,选择了安众而非自安,我是这样看的,天下无道的时候,才正是智慧者表现智慧的时候,社会不道德的时候,才是道德者高扬道德的时候,假如天下有道。那么我有多大的智慧又有什么用?又何必用?如果天下有道,我顺行于道,安居乐道就可以了,我也没有必要劳神费力另开道路了。”

 

注:

(1)长沮、桀溺耦而耕———长沮、桀溺:两位隐士,其余不详。 耦而耕:两个人合力耕作。耦犁,是一种古代通常的一拉一扶犁的两人合作的耕种方式,所以后来耦字就被广泛使用于形容二之合态,比如耦居,是讲两个人相处。耦世,是讲人对现实的妥协。耦国,两个规模差不多的国家等等。

(2) 孔子过之,使子路问津焉———之,当非指人,而是指的河。孔子一行人要过河,不知道渡口在什么地方,在寻找渡口的时候,看见他们二人在种田,孔子就让子路前去寻问渡口何在。津,渡口。

(3)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谁以易之———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这句话是一句形容语,是说在我看来现在的天下就是泛滥的一片水面,社会就是人欲横流的汪洋,根本就没有一块可以让人安居的土地,你又找什么渡口?易,一般的时候这个字就是讲变化,运动,但是由于《易经》的原故,所以在孔子的时候易字已经有了理的意思和用法,在此就是经水之川,理水之河道的意思。是说社会已经失治不道,谁以易之,是说谁又能真的有办法使这个愚昧的时代恢复理性,使这个不道的社会复现道德之治?

(4) 且而与其从辟人之士也----没有智力的人都在抢夺眼前的富贵,有智慧的人都已经想法避害自保,这是当时人们行为的基本状态,可是孔子也不图富贵,又不去避害,所以称之辟人,和所有人的行为都不同的人,辟在此通避,是说孔子的行为独特,与上而讲的两种的人都不同。

(5)岂若从辟世之士哉———岂若,不如。从,随同,辟世之士,也就是避世、隐居的人。世在此是指现实的社会,你争我抢的愚昧的人们。也就是说远离社会,自隐而居。这句话和前句话两句是二人劝子路,说你与其跟着与所有人都不同的孔子学习,还不如象我们一样选择避世隐居,这样才是明智的呀。且字的用意请参阅大王讲《墨子经说》。

(6)耰而不辍。子路行以告———子路前来问路,二人前者讲孔子不是智者吗,那么他应该知道的呀。后者告诉他举世滔滔并无陆地,又何来可渡之津,礼乐崩溃社会黑暗,又何来可明之道?二人说完这些话就继续做自己的活计去了不再理子路,所以子路就只好返回来把他们的讲话转告给了孔子。耰:音yōu,用土覆盖种子,看来这事发生的时间是个春天。

(7)夫子怃然曰:“鸟兽不可与同群———孔子伤心的感叹:我还不知道现实的人心愚昧社会黑暗吗?但是智慧者能因为生逢这样的时代,这样的社会就放弃自己的社会义务和道德努力吗?难道说天下不道,我们就把社会解构,重新回到自然去如禽兽一般的生活吗?怃然,很伤心的样子。

(8)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斯:字的本意是把木劈开,所以有“分析”的意思和用法,如“色斯举”之通过现象(色)分析(斯)来讲道理所在的自然根本和社会根本(举)。同时也因为斯字的“劈开”本意在此引申出了“开辟”的用法转换。徒,前面的此字是学生,而在此它通途。天下无道,所以才需要智慧者来开道的呀,真的智慧拥有者应该在这极黑暗的时候显示智慧的光明,这才是智慧呀。天下无道,所以我才来来开道,天下愚昧,我才来承传智慧,天下黑暗,我才来宏扬道德。这正是我辈所应当为之的事情呀。人们讲我们是智慧者,是道德人士,那么在这样愚昧的时代,面对社会黑暗我们不挺身而出,我们又算什么智慧者,我们的人生如何才能表现出道德性来?所以孔子这句话讲的特别大气概:在天下无道的时候我争着开道还要让给别人吗,还要指望别人开道我来行吗?一派“勇解天下之难,舍我其谁”的大义凛然。

(9) 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如果天下有道,民众理性,我也不用象现在这样在社会层面上到处宏扬道德仁义了。此句中的易,就是运动,变化 ,是说孔子一生的奋斗挣扎的过程及表现。天下有道,我只要顺道人生就行了,正是因为天下政治无道,所以我才致力努力于开一条社会道(从这个意义上讲,孔子应该是人类社会民主运动的先驱),如果天下有道,我就直行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