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胡杨风文学博客

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就平处坐,向宽处行!

 
 
 

日志

 
 

他们——房艳艳  

2009-10-09 07:49: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子和骆一禾很孤独,一生都孤独。海子是卧轨而死,而骆一禾也在海子死后两个月紧随而去。他是在编纂出版海子诗集时,死于脑溢血。诗集没出,把自己的命也搭了进去。死是时候,海子25岁,骆一禾28岁。

 海子曾在遗书里说:“我的思维混乱,头痛耳鸣,间有吐血和烂肺的幻觉。”骆一禾说:“这里有命运因素。”后来他本人也死于此症。两种死法,一种命运,也就是诗人的命运。诗人的死每每都是绝唱,是大话题,因为“诗人是一种精神”。

虽说抒写死亡的诗人未必就是大诗人,但大诗人是定要抒写死亡的。炽爱,才有资格死。

海子、骆一禾都是生命的爱者。

沉默的时候,他们写了麦地。诗与生存,诗与灵魂,又和他们相逢。

麦地/别人看见你,觉得你温暖/我则站在你痛苦质问的中心/被你灼伤/我站在太阳、痛苦的芒上——海子

星座闪闪发光/棋局和长空在苍天地下放慢/只见心脏,只见青花/稻麦,这是使我们消失的食物——骆一禾

这里,麦地抽象了,枝蔓均已剔除,只剩下麦地生命本身和诗人焦灼痛苦的内心写照。

从气质说,海子是灵感,促动他的是天性的灵光,生命在他海孩子般的眼里,是惊诧,是颤栗。而骆一禾凭借的是知识,他驾驭的是沉思。

海子自诩是浪漫诗人,倾慕死亡和灾难,敌视生命的公理,借此达到崇高的境界,而骆一禾却是理想主义诗人,对死亡命运的沉思,在他那里就是自觉。

我想,“极限”就是向一条船上一直堆石头,总有一块石头一堆上去,船就会沉没,那么,这块石头就是“极限”。海子之死,我想,原因就像往船上堆石头一样。并不是哪块石头压垮了诗人,而是,每一块石头都促成了“极限”。他们铸就了诗人,也铸就了诗人之死。可能,死亡是诗人的命运,也是诗人的至尊。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海子的这些话: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也将是我的一个梦想。我会让远在天国的他们看到一个女孩真实地生活在他们的梦境之中。我相信,终会有这么一天的!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