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胡杨风文学博客

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就平处坐,向宽处行!

 
 
 

日志

 
 

陪读——文武  

2010-01-02 21:56: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节     多个心眼

   凤妮心里也牵挂着场子,就直接到工地上去了。路人好奇的目光远远地迎接着凤妮,又在惊讶中将凤妮送出老远。半年时间,凤妮真的成了城里人了!

远远地,凤妮看到自家场子了。采石场内机器声、车声、吆喝声、嬉戏声响成一片,工人个个忙得热火朝天!见有人来,他们同样以惊奇的目光远远地迎接着凤妮,对农村人身上的这份好奇,凤妮是习惯的,并且自己身上也有,很难摆脱掉。等到了近处,工人们发现竟然是自己的老板娘凤妮时,大家同时发出一阵哄笑,那是一种善意的恶笑!于是,恭维声、问候声、啧啧惊叹声此起彼伏,还有那些早已习惯了的荤玩笑,一齐飞来,凤妮感觉好亲切。

从大家口中冒出最多的一句就是,“我们还以为是城里哪个当官的来视察了呢,原来是你!哈哈哈!变了啊!比城里人还城里人了,牛逼带拉锁啊老板娘!”这话虽然粗俗,但让凤妮很受用,看来自己身上,真地具有了城里人的气质了。大城市就是好,见多识广,跟老何接触多了,学的也多了。这些都是钱买不到的!凤妮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城里人老看不起农村人的原因了,差距啊,不是钱的问题!

凤妮没有看到老徐,也不好意思问,于是就直奔老徐休息的地方。远远地,凤妮看到一个年轻的姑娘,从对面走来,冬日臃肿的衣服也难掩盖她婀娜多姿的身材,穿着打扮绝对时髦!凤妮忍不住好奇,多多大量了她一番,看起来很美丽年轻!姑娘高昂大头,从凤妮身边过去,余光漫不经心地瞟了一下凤妮,留下一阵诱人的清香,凤妮有些招架不了这阵势。凤妮更加好奇,回头打量那人,没想到二人的目光,这次竟然碰撞到了一起,两人都迅速收回,像同时被马蜂咬了一口,都匆匆而去。

凤妮突然出现在老徐面前时,老徐大吃一惊,问凤妮回来怎么不招呼一声,好开车去接。凤妮说自己又不是大官,还要你夹道欢迎吗?老徐脸上一阵不好意思,说:“你回来丫头怎么办,安置好了吗?”凤妮说:“放心吧,有老何帮忙照顾!”

“你那么相信人家啊,我们可是不沾亲不带故地!”老徐心里酸酸地说。凤妮一听这话很来气,就大骂老徐没有良心,“良心被狗吃了,人家老何对我们娘俩多么好啊,你老徐竟然这么说人家,你配当孩子的爹吗你?”老徐见惹怒了老婆,立马赔不是,说:“我这不是为你和孩子着想吗,怕你们吃亏。城里人奸着呢,凡事多个心眼!”凤妮冷冷一笑,说:“老徐你是在生意场混多了吧,你把所有人都看得像你一样坏了?人家老何是文化人,没你心里歪窟眼儿多!”老徐见得罪了老婆,急忙借机抽身逃跑了。

凤妮心里有些火,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在内心燃烧。“凡事多个心眼!”凤妮感觉老徐的话怎么这么难听呢?于是,丫头,老何,老徐,那个刚刚飘过的婀娜身影,老是轮番在凤妮心里纠缠出现,凤妮烦透了,但也真有些淡淡的担心。为了女儿,凤妮不能有丝毫闪失,就像赌场一样,凤妮将所有的砝码都押在了丫头身上,凤妮输不起!

凤妮本想连夜赶回城去,但是有些不甘心,那样不等于承认自己对老何不放心了吗?凤妮好歹和老徐恩爱了一晚,第二天就匆匆回城了。

   一路上,凤妮总在猜测那个留下香味的姑娘,就像一个难解的谜一样,在自己脑海挥之不去。凤妮想问老徐,但那样会破坏自己和丈夫之间的感情,也会破坏自己这次回家的心情,所以就强压在乐心里头,现在就像春日拔节的麦苗一样,老往上冒,难以抑制。

凤妮在想,丈夫是不是对自己也很不放心呢?想着想着,凤妮就心里来气,有些看不起老徐,骂他没有良心。自己苦苦在城里呆着,一点一滴多不容易啊,如果没有老何,孩子能让人省心吗?何况孩子不是姓徐吗?出人头地了,也是老徐家的光荣,这与自己老王家有什么关系呢?凤妮想不明白。但是凤妮想想自己,刚才竟然冒出这么一个蠢笨的念头,就忍不住笑自己封建。“女权”虽然自己不懂,可是孩子是自己和老徐两人的,是两个家族都应该骄傲的才对。凤妮想着想着就回到了城市。大城市就是好,看上一眼,就能将你的烦恼全部掩盖,或者强行退回,只允许你在晚上,自己一个人在床上慢慢嚼嚼,免得影响大家的情绪。凤妮想想就开心起来!

中午,老何早早回来了,见到凤妮在家,有些吃惊,笑着说本来回来给丫头做饭呢,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啊,还是不放心丫头吧?!凤妮解释说怎么会,丫头交给您比交给我自己都放心,只是想您这么大年龄了,操太多心我过意不去。老何问凤妮家里可好,凤妮说就那样,还行。于是,老何也没好意思再问别的了。

丫头放学回来,没有了往日那叽叽喳喳的大叫,见到凤妮在家,先是一惊,然后就问:“老妈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凤妮说:“怎么,不喜欢?”丫头脸一红,说:“怎么会呢!”凤妮说:“那你还这么问!”丫头就不做声了。凤妮看了一下老何,老何脸上有些微红,凤妮马上明白自己这么说太蠢了,人家老何刚才不也这么问自己了吗!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所以赶忙给老何倒酒夹菜,委婉地表示道歉。

饭桌上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凤妮怕丫头打听爷爷奶奶的情况,因为凤妮还没有时间回老家。出人意料的是,丫头压根儿没有想这么回事,于是凤妮就放心了。但是丫头这么不关心家里情况,凤妮心里倒是犯嘀咕起来,不知道是丫头男孩子气粗心,还是学习压力大没有想那么多,抑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凤妮感觉自己现在,真是被老徐的“凡事多个心眼”的歪理论给紧紧套上了,想摆脱都摆脱不了。但凤妮知道,老徐那些东西是浅薄的,可是自己总又在想着,那些乱七八糟的浅薄事儿。

凤妮感觉对不起老何,更是对不起自己的丫头,自己无意中是不是把自己的孩子贬低了很多,也把老何贬低了很多,这对老何是极大的不恭,凤妮想想就蛮羞愧。凤妮感觉自己现在对老何的信任远远超过了对老徐的信任,这是一种说不清的信任。老何的坦荡,老何的渊博,老何的善良,老何的热情……总之,在凤妮内心深处,老何俨然一座丰碑一样,抑或是一座灯塔,让自己安全温暖,充满希望。如果对老何多个心眼,那无疑于彻底否定自己的内心,捣毁自己的偶像。

凤妮感觉自己现在应该对老徐多个心眼了!时下不是流行一句“男人有钱就变坏”嘛,像老徐那么一个初中没有毕业的人,腰里揣着那么多的钱,不烧包才怪呢!凤妮想着这么些年,公公婆婆老在自己和老徐耳边嘀咕,想要夫妻俩再要个小孩,凤妮听起来就烦心,老两口不就是希望有个孙子吗!和自己父母一样老封建,凤妮偏不!想到这些,凤妮就情不自禁地想到那个从石料场经过的女人,她高昂的头,她袭人的香,她那束从身后射向凤妮的贼贼的目光,凤妮感觉有股巨大的压力。于是,凤妮急切盼望孩子放假,那样自己就可以彻底搞清楚,家里的一切动向。但是凤妮又有些不忍心放假,那样不就只剩下老何一个人在家了吗?想到老何,凤妮感觉心里总是有些说不出的东西在泛起:怜悯,尊敬,仰慕,还是……

春节的气氛越来越浓了,满大街的人都在准备年货。老何偶尔也买回来些东西,什么野味了水果了糖果之类的,凤妮感觉老何好像也在准备年货,但又拿不准他的年,究竟在这老家过,还是到北京或者上海过。想问吧,又怕老何伤心,不敢贸然开口。但是凤妮心里有些疼痛的感觉,老何这么好一个人,平时没什么,怎么到过年了,就这么让人怜悯起来了呢?看来不管多么风光体面、坚强能干的男人,都离不开女人啊,凤妮心里想。

丫头开始期末统考了,看她忙碌的样子,凤妮心里既心痛又高兴。丫头现在真是懂事多了,她学习多半都自觉坚持到夜里十二点,第二天依然精神抖擞,跟老何说说笑笑。她总有说不完的问题,什么和某个老师因为某个题目争执了,什么某个老师水平太低老讲错题了,什么某个同学又给自己递情书了等等,大多都是凤妮解决不了的,可这些问题摆在老何面前,就像吃面叶一样,轻而易举就搞定了。凤妮只有羡慕的份,同时更加庆幸自己。如果丫头明年考上大学了,凤妮一定要好好感谢老何一番。当然话说回来,即使丫头考得不理想,进不了北京或上海,自己也应该好好感谢人家,老何对丫头可真是贴心,就像对自己闺女一样。反观老徐,只是钱钱钱的,还老说人家坏话,素质啊,凤妮想。

丫头终于放假了,还有五天就要过年了。凤妮终于忍不住了,要求老何跟母女俩一同到自己家里看看,到农村过一次年,新鲜新鲜,虽然苦点,但也有不同的味道。老何连连感谢,说自己还没有定下究竟在哪里过年,往年都是到北京,今年天气不怎么好,自己还在犹豫中。凤妮知道,在农村,过年特别讲究,一般都不在外面过,连自己闺女家都不行,可是不知道城里人如何,所以也不敢勉强老何。倒是丫头,老是对老何死打滥缠,要他一定要到乡下玩,不然,自己和妈妈都不放心老何。虽然很在理,但凤妮感觉自己脸有些发烫。老何很感动,说:“你们明天先回家,我跟儿子女儿商量一下吧!”丫头高兴地大叫,仿佛老何答应了一样。

第二天,母女俩依依不舍地与老何道别。丫头眼泪汪汪地拉着老何,总是不放手,什么也 不说,让凤妮心里难受极了。老何不停安慰丫头,一遍一遍地说自己没什么问题的,你们放心走吧,这几年我不都过得好好地吗!凤妮心里真的很疼,眼泪也忍不住了,匆匆出了门。

拥挤的车上,凤妮和丫头都没有回家的兴奋,心里都沉沉地。凤妮就想不明白,为什么要过年,年是什么东西,惹得人们这么兴师动众,这么悲悲喜喜。老何,究竟会在哪里,过属于他的年呢?……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