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胡杨风文学博客

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就平处坐,向宽处行!

 
 
 

日志

 
 

老井---王国伟  

2010-11-24 19:07: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井---王国伟 - 大漠胡杨风 - 大漠胡杨风文学博客
 

她静静地伫立在我家门前的一个小小角落,四周被房屋包围,如一位慈祥而沧桑的母亲,朴素温柔,毫不张扬。挂满青苔的方砖叠成一道道深深的皱纹,岁月剥蚀了她的容颜,但永远夺不走她眸子里的那份明澈深情。那幽深清冽的井水,如同母亲温暖香甜的乳汁,汩汩流淌,永不干涸。她时刻敞开胸膛,温情脉脉、毫无怨言地,哺育着一代代村民。

没有人知道她的历史,也没有人为她唱过赞歌。唯有那挂古老的辘轳,吱呀吱呀地唱响乡村平淡而祥和的生活。一根粗壮悠长的井绳,一头拴着劳作的辛酸,一头又打捞起生活的希望……

儿时最好奇的就是,想看看那神秘的井底到底有什么,但往往又望而却步,因为大人老在耳边叮嘱,千万不能到井边去玩,掉下去小命就没了,有时候不惜用井里有鬼来吓唬。可是童心总是无敌,在对老井的好奇心和对鬼的偷窥心理作用下,蹑手蹑脚地壮着一万个胆,一寸寸挪向那圆圆的青石井口,往下一望,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一阵眩晕过后,才发现除了一面闪闪发光的镜子,里面什么也没有,失望之余,不甘心再回望一次。此刻你竟然发现里面有个小孩也在惊奇地看着你,同样地小心翼翼,同样地探头探脑!从此你便和村里的其他孩子一样,迷上了这个小游戏。

最勾人心的是,读了《猴子捞月亮》后,自己便急切地渴望着能和小朋友也一起来个手抱腿,人接人,一直接到井底,去看看这个神秘的世界到底有什么。可是赞同的伙伴多,敢于尝试的却很少。有时候总在有月的晚上,情不自禁地跑的井口,去探望井底那轮诱人的明月。你会发现,井底的那轮月亮,比天上的那轮,更朦胧,更光洁如玉,更迷人。现在看来,老井的那轮明月,可不就是神话里的沧海遗珠,太白笔下的飘飞天镜。老井虽然没有哺育出有名的诗人,但却开启了我们诗意的思维,赐予了我们诗意的生活。

家乡的井水,不仅水质极佳,而且冬暖夏凉。冬天热气直冒,村民可以直接洗嗽,省了柴火;夏天又冰凉透骨,祛暑提神,浇在身上立马让你起鸡皮疙瘩。因此,夏天的正午,这里就成了我们小朋友嬉戏的天堂。打起一桶水,便对泼开来,绚丽的水花在阳光下飞溅,欢笑声、尖叫声此起彼伏,俨然一场汉族小朋友的戏水节,刺激极了。那个狂欢的场面,至今让人难忘。

总记得小时,因为总在井边烈日下暴晒嬉戏,上火便是家常便饭。每年暑假,村里小朋友的腮帮子上,总会挂着一个个大大的“蜂包”。家长便一边嗔怪一边呵斥着,将我们拉到老井边上,从井边的砖缝抠出一些老青苔,回家磕破一个鸡蛋,搅拌均匀后,强拉硬扯着糊向我们的腮帮儿。我们既心痛那个鸡蛋,又心痛自己的小脸。不一会,一股清凉便从脸帮直渗内心,虽然自己落了个大花脸,倒也值得。

聪明的村民,还把老井作为天然的冰箱。逢红白喜事,便将菜肴放入箩筐,吊在水面,能很好地保鲜。

老井不仅给了我们欢乐和幸福,也锻炼了我们生活的能力。小时候和同伴攀比的,除了学习,就是力气。而力气的大小,往往又以能否从井里打出一满桶水为标准。所以,村里的小孩从七岁开始,都尝试着从这深深的老井里打水了。由半桶,到一桶,也就一年的时间。在大人们啧啧的称赞声里,我们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老井---王国伟 - 大漠胡杨风 - 大漠胡杨风文学博客日子飞速前进,我们的力气也飞速增长。攀比的内容也随着变化。大家比谁打水快,比谁打的水满、干净,谁打水技术高、声音小,比谁将来有出息,比谁孝敬父母,……单调的乡村生活,因此而丰富多彩起来。妇女们则总是趁着打水的空隙,重复她们的乐趣。聊聊天,拉拉家常,发发对公公婆婆的牢骚,或者对着新来的媳妇开一些适度的荤玩笑。而我们年轻小伙,则自然地充当起新媳妇的打水教练。有时候碰上老人来打水,大家又争先恐后地抓抢这个难得的“献殷勤”机会。夕阳下的老井,显得古朴而有韵味,暖暖的金色,青青的绿苔,男女老少形态各异的笑脸,高高低低、其乐融融的声音……

此时,这里成了欢乐的海洋,成为乡村一道最隽永最动人的风景,也给老井增添了无尽的活力,无尽的魅力……

当然,老井最动人的不在这些,更在她的神奇!每逢大旱,十里八村的人便远道而来,请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组织淘井。因为经验来看:只要我们村淘井,不出三天,必定下雨!

我曾参加过几次这样的盛大活动,也目睹了她的神奇。

挑一个最热的正午,老人们一声吆喝,村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全部上阵。大家齐集老井边,虔诚地摆上一盏香炉,燃几张火纸,鸣一鞭大炮,虽然没有过去求雨那么严格的仪式,但每个人脸上都很庄重。滑轮一架,所有的井绳水桶全部拴好,提前准备好几床棉被和旧衣服,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依次排好队,先下的猛灌几口烈酒,穿紧棉袄,戴好安全帽,脚蹬箩筐,大喝一声,便被众人系入井底。他的任务就是先下去用棉被堵上入水眼。据说老井有三个入水眼和两个出水眼,井底是一个巨大而平整的石磨盘,这就是井水永不干涸永远清澈的原因。虽然是地下水,但因为水势很猛,堵上并非易事。

没过几分钟,堵水的小伙子便被迅速拉出井面。看着他被冻得瑟瑟发抖的样子,迎接他先是一阵善意的嘲笑,接着便是众人细心的呵护。如果经验好,一次便能成功,否则,需要第二个继续。那阵势,颇有黄继光舍身堵枪眼的慷慨激昂!

在大家齐心协力的吆喝声中,水口终于被堵上了,水也终于被清干了。望着从井底掏出来的一堆堆砖头、棍子等杂物,在场的小孩自然换来大人的一顿臭骂。但是那并不影响我们的快乐好奇。我们急切地等待着,等着下雨!因为这不仅关系到我们村的声誉,更关系到老井的神性。老井从来没有让我们失望过,不出三天,总会有甘霖洒下,或大或小。更妙的是,有时候,井还没有淘完,暴雨便倾盆而下!众人便在兴奋中四散逃窜,齐声尖叫着对老井表示感谢和埋怨。就像一个老爱撒娇的孩子,时刻挑剔自己慈爱的老母,却决不允许别人诋毁侵犯……

很多时候,老井总在不经意中闯进我的梦中。慢慢溢出的井水,让人兴奋而又手足无措。急切地忙着跑着传递喜讯后,又马上担心溢出的水淹没了自家的土屋。紧张中醒来,额头手心已经挂满了汗珠。第二天讲给发小们,他们都大笑着说,自己也经常有这样的经历。原来,老井跟每一个她喂养大的孩子,都开过类似的玩笑啊!一视同仁,好不偏袒,博爱仁慈,默默无闻,那不正是慈母老井的品行?

如今漂泊在外,老井总适时地给我干枯的生命带来滋润。羡慕那些没有离开过家乡的人,他们幸运地守着乡村的那份恬淡宁静的幸福;但同时也为他们感到不幸,因为他们不能很好地体会,那份来自故土的刻骨铭心的眷恋;不懂得珍惜井边生活的点点滴滴,不懂得珍惜老井的鲜活滋润。当初拼命展开理想的双翅,飞向远方;如今当现实隐退了我们的翅膀,我们又乞丐样地渴望回归故乡。生命就如井底汩汩流淌的水,流过就过了,不敢奢望重头再来。但有些东西,毕竟应该留下,免得生命枯竭,免得生活寡味。

感谢老井,总将生命中有深度的东西,留在我们灵魂深处……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