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胡杨风文学博客

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就平处坐,向宽处行!

 
 
 

日志

 
 

悼亡父——文武  

2010-04-24 11:05: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农历三月十一,我父亲的忌日。两年前的今天,他离我们而去。今天,我们兄妹决定在他老人家两周年的日子里,谢孝。但我在这遥远的城市,不能回去,只能让老婆孩子在他坟前代我叩头烧纸了。其实,谢孝只是个仪式,什么时间真正能将我内心的负担卸去,使我能解脱出来,离开这无尽的忏悔和痛苦,那时候才可以用一个“谢”字的。

昨夜,又一次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思念老父,忏悔自己和兄弟的罪责,泪水打湿了枕头和棉被。彻夜地伤心,也不是偶尔之事,但是,昨夜明显感觉内心一阵悸动,有种心凉如霜的瞬间死寂,我估计,自己的身体可能已经不能承受,这么严重的痛苦自责折磨了,今早起来,也感觉身体极度不适,胃部左右明显感觉郁闷淤积,看来我昨天夜晚的计划,是断然不能实施的了。

本来,我想趁这次兄妹都在场时,通过妻子的电话,让她打开免提,将自己内心的苦水和对他们的意见和盘托出,将父亲悲苦的内心和对我真心可怜的表白告诉他们,让他们认识到自己是多么的残酷,让他们也好好反省自己,忏悔自己,怎么才能真正配为人子为人父母。但是,看看自己这两年背负着的沉重的十字架,内心经历的煎熬,又不忍心了。我不能将自己的悲苦,强加到他们身上,让他们也经历这份非人的折磨。也许在他们看来,父亲的死是必然,每个人都没有必要自责,而我,不过属于那种小文人的多愁善感无病呻吟,或者属于无事找事。细细想来,自己这两年活得像个死人一般,内心极度冰冷,生活极度悲观,苦水泛滥,傲视一切,这,可能是老父没有想到的。老父作为一个没有多少知识的农民,他内心的苦水需要对人倾诉,而我,成了他的最贴心对象,如今,他走了,不知道内心是不是解脱了,但是所有的苦水,都一股脑堵塞了我的内心。是因果报应,还是一脉相承?父亲有我倾诉,可是,我找谁倾诉呢?我想,如果有一天,我成了一个精神病人,或者突然猝死,那么,我一定是被一种叫做伤心后悔的杀手所俘虏了……

这两年的东奔西跑,并不是要求一个什么结果,只是为了找一个清净的地方,好好反省自己,好好梳理自己三十多年的生活。找一个更好的地方更好的工作,是为了逃离那个压抑我内心的地方,为了兑现自己一份没有实现的诺言。如今看来,回家的可能性是最大了,尽管那是个已经不能称谓家的地方。对于一个没有父母的人来说,家永远在自己的身上了,扛在肩上,藏在内心。

为了我的孩子,我不能再痛苦下去了,如果有一天,我也像父亲一样倒下,那么,我的苦水,一定会像父亲倾倒给我一样,全部倾倒进女儿的内心,那可能是三倍的。因此,我决定,将一切深埋在内心,不让这苦水蔓延,不让这自责转移,从今天起,做一个快乐的人,做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单纯地生活,开心地工作,珍惜孩子,珍惜家庭,珍惜拥有的一切。这应该是父亲在天堂的愿望,也是我生活的必须。

父亲,今天写一首小诗来祭奠您,希望在天堂的您幸福快乐,也希望我自己快乐:

一腔悲苦凉暗夜,双袖泪痕念亡父。

天涯咫尺难相见,天地赐福各自珍。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