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胡杨风文学博客

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就平处坐,向宽处行!

 
 
 

日志

 
 

灵魂守门人 ---王国伟  

2013-03-24 17:45: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灵魂守门人 ---王国伟

      图片                 

       人生在世,总有一些人,正襟危坐在你灵魂深处,把守着你记忆之门,不管风吹浪打、无论世事沧桑,他们总用温暖的大手,紧紧攥住你的心,让你获得力量,获得感动。他们总是那么遥远,却又那么亲切,滋润心田,厚重人生。当一个个温馨的背影在我们记忆中渐行渐远,归于泥土深处,我知道,不能再纠结于纸短情长了。不管自己的笔如何拙劣,都必须要写出对二妈的情感了。二妈不是妈,但她却是以母亲的姿态,屹立在我灵魂深处,写二妈,如同竭力攀登一座高高的母亲山巅。攀爬的过程总让我有所依,有所望。归乡总那么脚步匆匆,只为一睹那沧桑的写满烟尘的佝偻与笑靥。流逝的过往,缓缓涌起,清洗灵魂的尘埃,二妈的爱,如同一抹淡淡的纯美的槐花,揪着我远行的脚步。

 一次次归乡的探看,二妈如同冬日村头老树上的一片红叶,傲然地挑着时光,她如孩童般纯净明澈的双眸,总触动我内心的弦。不知我和侄子异乡的脚步能否叩开她沉沉的梦,可她孤独矮小的身影,却总一次次劫持我的心。泪水拖不住时光的步伐,喷涌的文字,是否如二妈墙角的碎叶,丝毫抵御不了,故乡的寒冬,也消解不了,她眉宇间那丝丝淡淡的哀愁?

 今生最难忘却的就是小时候,身为一个没妈的孩子,穿着一身破烂的衣服,冒着冬日凛冽入骨的晨风,空着肚子腋下夹一沓破旧的书,站在二妈门前,等候侄儿一起去上学。而二妈总是爱怜地端出一碗热乎乎的“水滑面叶儿”,叫骂着命令我吃下。而这一吃就是七八年,从偶尔到习惯,从小学到初中,甚至高中。而二妈也习惯性地将我作为她的孩子,跟侄儿同吃同住。一个早年丧母,一个没爹没妈,同病相怜的叔侄儿俩,就这样在二妈的照顾下,滚滚爬爬地度过了童年时光。

二妈早年守寡,晚年和侄儿相依为命,个中辛酸苦辣我都是亲眼目睹了的。我总差异二妈那高不足一米五的躯体里,为何藏有那么大的潜力和韧性。乡村那么繁重的劳动,那么多的闹心事儿,可是二妈似乎从来没有流泪过,她像个陀螺一样,片刻没有安宁过。乡里人送她一个昵称——“炮弹”,夸赞二妈虽然身体矮小,却干事麻利,威力无穷。有时候她也会冲我和侄儿发泄一下,那就是当我们贪玩或者不听她话的时候,她就拼命地鞭打她伺候的大肥猪,边打边骂,这种典型的指桑骂槐式样的教训方式,让我们好笑又心疼,于是,我们便顺着她的意去干事情。小时候大部分时间我和侄儿在一起混,开始是在我家,自从二妈盖了个小厢房后,我们将战场转移了她家,而且因为有独立的空间,参与的伙伴也越来越多。月光下我们的笑骂嬉戏,雪夜里我们高谈的理想,清晨二妈一遍遍催着起床的叫骂,一切都那么让人记忆犹新。小时候四爷总骂我是二妈的娃子,我也习惯了在二妈家吃住自如的生活,二妈干不了的活,也是我和侄儿协力完成,那时候我们在二妈面前拾起了男子汉的责任和荣誉,而她的疼爱,也让我们度过了并不荒芜的童年。

 而今,当我和侄儿天南海北地四外漂泊时候,二妈却孤独地守候着老屋。也许她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日渐昏花的双眼和背聋的双耳,严重地阻隔了她和外界的交流。当我千里迢迢地出现在她面前时候,她眼里的惊喜和慈爱,观之可亲,让我重拾了童年的那份温情。她已经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了,总是答所非问地与我交流,笑我小时候的可爱憨厚,诉说四爷那句“文学成了刘兰娃儿的儿子了?”的笑谈,我边静静地听她诉说,大声回答她的关心询问,感受她那份浓浓的慈母情怀。面对我那微不足道的小礼物,她总是说我“有孝心,报上恩了!”在她不舒服时候,给她按按肩膀,买点小药,她便感动得不知所措,一边边地说,“没有背你一天,没有抱你一天,也没有喂你一天奶,你跟个儿子一样啊!”我更加无地自容起来,经过多年的打拼,侄儿条件比我好多了,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也首先想到侄儿,最先出来帮我解决困难的也是侄儿,我们虽为叔侄,实际亲如手足,因此我都没有能力在二妈面前尽过孝心。可她直到现在,依然如母亲般地呵护着我,将花生一粒粒地剥好让我带给女儿,将芝麻炒好拌上糖给我女儿,南瓜干豇豆干自己舍不得吃,硬让我带回去尝尝心。二妈总是说,“没有妈的孩子可怜,其实在我心里,二妈如同自己的亲妈一样让我温暖幸福。她是我灵魂的守门人,时刻温暖我漂泊的梦。

 二妈现在已经八十有七了,她的背更加弯了,皱纹更加密了,难以想象她一个人在家生活的那份不易。我们都享受过她的慈爱,可是当她老的时候需要我们照顾一把的时候,我们却四外飘零,她竟然毫无怨言,这就是慈母情怀了吧!

       二妈名字有“兰”,可她并没有兰那么高贵,她朴实而顽强,如沙漠里的依米小花,将高度浓缩的爱献给我们,自己却承受着巨大的折磨和压力。但愿老天有眼,让二妈长命百岁。

        窗外繁星满天,故乡的槐花已经开放了吧,那淡淡的槐花下,是否有二妈恬淡而隽永的笑靥和她守望的眼神?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