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胡杨风文学博客

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就平处坐,向宽处行!

 
 
 

日志

 
 

【转载】回忆母亲------王国伟  

2017-09-13 09:16: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大漠胡杨风《回忆母亲------王国伟》
回忆母亲------王国伟 - 大漠胡杨风 - 大漠胡杨风文学博客

 

    2017年 暑期,兄弟姊妹几个难得地聚在田里收花生。摘花生是一个细致活儿,忙碌之时,大家便自然地回忆起家里小时候的事情来。回忆幼时之事,难免就说到了我们的母亲。母亲离开我们已经近四十年了,她老人家离开时,我也仅仅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子,因此对母亲的记忆,若有似无,依稀朦胧。虽然我记忆力还算可以,但是面对这吉光片羽般残存的记忆,要写一些有关母亲的文字,还是相当缺乏勇气的,笔力也显得捉襟见肘。但大哥的一句话却点燃了我写作的欲望,大哥说,我母亲生前最疼爱的人有两个,一个是大哥,另一个是我!另一个竟然是我?!

  母亲疼爱大哥应该是人之常情,面对前面连续生的三个姑娘,大哥的横空出世,理所当然会引来整个家庭的注目和疼爱。可母亲最疼爱我,让我就难以置信了!没理由啊?!

  记得父亲活着的时候,说起我的出生,好像就是一场灾难。不是母亲难产,而是我出生的时间严重不对头!?父亲说我是阴历214日早上踩着太阳爷的头出来的,这命硬,伤人!最伤自尊的是,父亲竟然当我面告诉我,当时是不准备捡我这条小命儿的,后来因为邻居二妈的一顿呵斥,才勉强地极不情愿地把我从地面上捡起来!!

  那个救我小命命的邻居二妈,我没有一点印象。听说她训斥父亲的理由很是简单明了,直中要害: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难道你忘了当年全村人讥笑你屋里人只会生女娃子的恶毒话了?!

  母亲遭受的冷嘲热讽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踏日而来,没有哪吒的神圣超凡,只有父母的担忧忌讳。造化弄人,后来母亲在生下妹妹后两年,竟然真地就撒手人寰!不知道是不是真地因为我?但父亲的话,让我对自己的命产生了极大的怀疑和敬畏。我真地有那么厉害?我真的是老天爷派来的带着特殊使命的人么?活过多灾多难的童年,活过波澜不惊的青年,而今进入不惑之年,竟然第一次听说我母亲最疼爱的人里有我!我的妈呀,是真的吗?

  重拾一下幼年时候的支离破碎的记忆,感受一下母亲在我心目中的爱痕,会不会极其矫情哪?

  母亲在我的幼小的记忆里,好像永远是在吃药,吃那种苦苦的偏方药汤,一大碗一大碗的!一日三餐,从未间断。记忆中母亲留给我的话就是,“苦死了,苦死了,这什么鬼药!还不如死了算了!”而一向严肃厉害的父亲,此时也会满脸堆笑地安慰母亲:“是药都是苦的啊,吃了说不准就好啦!”母亲一脸委屈,反讥父亲道:“说的好听,反正不是你吃,苦的又不是你!”尽管母亲每天都忍着喝下了一大碗一大碗的药,但病魔丝毫没有减缓摧残她的脚步,母亲一天天地变得干瘦,最后竟然到了骨瘦如柴的程度。小妹也因缺少奶水,而严重营养不良。不知道会不会是我小时候比较听话乖巧,比较体贴母亲,所以才深得母亲的疼爱?

  记得母亲总是要拖着病秧秧的身子骨,上坡给我们一大家子人谋生活。每次出发前,她都会叮嘱我看好妹妹,而且很放心地将襁褓中的妹妹塞给我这个三四岁的小孩儿。因此,我的童年很多时候就是在抱着妹妹中度过的。那时的生活水平和医疗水平都很低,母亲没有得到营养,也没有得到科学的医治,她就这样一点点被家庭掏空,最后轰然倒下。

  小时候梅二妈和母亲的一段对话,在我幼小的心里留下深深的烙印,至今想起来依然刻骨铭心地痛。

  “老范娃儿嫂子,你要对自己好点,要学会疼自己,害病的人,营养跟不上就垮了!有时会儿学着给自己开个小灶,别苦了自己撒!”

  “唉,大里小里一骨爪,眼巴巴看着,杂能吃得下去撒!”

  “那你就悄悄地等着他们出去了再做,等他们回来你就吃完了,眼一闭心一狠吃就了就行了呗!”

  “唉,哪有时间啊……”

  母亲的叹息,对我幼小的心灵产生了巨大的震撼。我感受到了一股来自母亲的深深的无奈和极大的无助。而后,我便在母亲在家的时候,自觉走出家里,到外面找小朋友玩耍,为的是让可怜的母亲对自己好点,让她有机会能给自己开点小灶,能眼不见心不烦地吃点好东西。可母亲从来都没有开过小灶,这让调皮的三哥很是失望,因为他每次放学回来,总习惯地摸摸锅,看锅是不是热的,进而寻找母亲做了啥好吃的。三哥好的没有吃上,却因此落得一个“摸锅”的绰号,被人取笑了好久。但重病在身的母亲,却极力捍卫着自己孩子的尊严,不允许别人这样叫三哥。

  母亲是躺在床上陪我们度过最后一个春节的。因为母亲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在家,我对母亲的依恋程度特深。除夕夜,老家有玩龙的风俗,我跟着队伍疯跑,开心可想而知。但后来想到母亲在家,我感觉任何欢乐都比不上依偎在母亲身旁,于是我便一个人回家了。大年夜里各家各户都是大门敞开,明灯大亮的,我轻轻走进母亲的房间,发现瘦弱的母亲一个人背靠墙坐在床上,不知道她在想什么,面容十分宁静而慈祥。我叫了一声妈,母亲从沉思中回过来,好奇地打量着问,为什么回来这么早,我说想回来看看你在干啥,母亲笑着说,我在家守着,你们去开心地玩。其实,我是想靠着妈妈撒娇一下的,但是看着妈妈疲倦的神色,我便放弃了。在房间没事可做,突然发现地上有一片饼干,我迅速捡起来,吹去灰尘,去喂给妈妈吃。妈妈开心地笑着说,我不吃,你吃!我问妈妈,地上哪里来的饼干哪?母亲说,估计是刚才玩龙的来,给人家礼物时漏下的。在那段贫穷的岁月里,一片饼干带给一个小孩的惊喜和诱惑是现在小孩无法想象的,对大人来说也是稀罕物。我真是舍不得吃,硬往母亲嘴里塞,母亲坚持没有吃,慈爱地鼓励我吃下去。我忐忑而又开心地吃下了那块饼干,味道真是不错。母亲一再要求我出去玩,去和小朋友看龙灯。我看母亲好像精神挺好,连父亲都没在身边照顾,可能是母亲真的不需要操心,加上我一个四五岁的小孩也没有看出来能为母亲做些什么,于是就在母亲再三催促下出去玩了。

  从此,对母亲的记忆也就此戛然而止。过完春节第三天,母亲便又去邻镇的医院了,可能母亲就是回来陪我们过最后一个春节的。没过多久,母亲就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而且连家门都没有进。按当地风俗,在外去世的人,是不能进家门的。最关键的好像是我和妹妹都很小,怕母亲回来会带走我们,于是母亲便在村后的一个荒山野岭草草入殓,而且棺材好像也是匆匆赶着用杂木做的。在发丧的时候,大人们议论着该不该将我拴在大磨盘上,免得被母亲带走了。有人说是要这样,有人说没有关系,后来是大姑家的表哥说了一句,“人家是小儿子,应该为舅母送终的,拴啥拴?” 于是,我在大表姐的牵手下,爬上了那座高高的纱帽山,给母亲做最后的告别。在众人的唏嘘声里,在姐姐们撕心裂肺的哭喊中,我并没有看到母亲在哪里。后来才发现,在远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竹床,上面盖着被子,那里躺的就是我的母亲。可我并没有看到母亲的面容,因为棉被已经将母亲盖的严严实实的,习俗是人去世后不能见光的。我站在母亲的小床前,百无聊赖,看着姐姐们撕心裂肺呼天抢地,看着哥哥们魂不守舍眼泪纵横,茫然不知所错。对一个四岁多的小孩来说,我还不知道伤心,也不知道流泪,内心只有无尽的无助,感觉母亲好像真地永远不能陪我了。她脱离苦海了,再不会受父亲的吆喝指责了,再不用拖着病恹恹的身体去爬坡干活了,再不要去喝哪一大碗一大碗不知道从哪里讨来的偏方苦药了……

  我围着小竹床一圈一圈地窥视,希望能看到母亲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但是没能如愿。后来,大表姐拿来一双灰色的新袜给母亲穿,我才有幸只看到了母亲的一双瘦瘦的大脚,那是一双蜡黄宽大的瘦脚,我好想去摸摸那双脚,可我不敢,因为在那样一个场面,所有人都一脸严肃或一脸悲戚,男人们都将目光盯着那个很难挖掘的坟圹,女人们都将眼泪洒在这小竹床边上,没有人关注我的内心。我在那小竹床边上站了好久好久,一直盯着母亲的那双穿着灰色袜子的大脚,生怕一不小心就被人夺走了。直到那边的坟圹终于挖好,大家大声吆喝着将母亲从竹床上抬走,匆匆入殓。我对母亲最后的记忆,便永远定格在了一双灰色的袜子,一双干瘦的大脚……

  听说母亲是外婆在野外的山洞里生的,而且是双胞胎,等外公去抱孩子时,只有母亲活了下来。母亲又是在医院回家的路上咽下最后一口气的,生命终结于野外,又匆匆在野外入殓,可怜的母亲……

  三十多年时光匆匆而过,在没有母亲的日子,我已经习惯了孤独,习惯了坚强。对母亲思念,是个人都会有。但我更多的是渴望自己能保留住这些支离破碎的珍贵的记忆,让自己生命不至于太苍白寂寞。毕竟,我也是有过妈妈的人, 也是曾经被妈妈呵护疼爱的人啊……

  如今,大哥说我是母亲最疼爱的小孩,真让我有点难以置信,受宠若惊。我这个父亲眼里克父克母的小孩,竟然能成为母亲的最爱?不过母亲早已长眠于地,父亲也去世近十年了,即便母亲再爱,父亲再忌讳,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人生之路,只能自己一步步摸爬滚打前进,即便再孤单,即便再悲戚,无人陪你同哭同笑了。

  一个人只能在父母心里才永远是一个宝,不离不弃的那种。

  重忆母亲,又想起了老屋原来的两棵大榆树,榆树上面两个大大的喜鹊巢。每年春天,榆钱纷纷飘落,喜鹊喳喳地在树上跳来跳去,母亲背着一大背篓牛草回来,脸上挂满汗珠,我匆匆从门墩跃起,扑向母亲的怀抱,这是怎样的一种幸福啊……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